体育-AIYUBAO.LELEOU.COM域名出售

陈戌源:嘴上全是主义 心里全是生意

2023-09-27 08:31:24

“你看看现在那些人,嘴上全是主义,心里全是生意!”

当谢若林对余则成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,就注定了这个角色在中国影视剧,乃至是中国舆论界的不朽地位。

陈戌源,这位前中国足协主席,在被有关机关留置调查了224天之后,终于应验了谢若林的名言。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

据湖北检察机关通报:

“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副书记、主席陈戌源涉嫌受贿案,由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,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经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,由黄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近日,黄石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向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”

除了告诉我们陈戌源涉嫌受贿之外,还透露了几个细节:

“检察机关起诉指控:陈戌源利用担任上海国际港务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、总裁、党委书记、董事长,中国足球协会换届筹备组组长,中国足球协会党委副书记、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、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”

乍一看这通报,都被那句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给懵住了,特别巨大,那得多少钱?!

再去一查,所谓“特别巨大”的定义,最高法和最高检有一个解释——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,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“数额特别巨大",而被认定为“特别巨大”,刑期则为“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”。

说实话,三百万这个门槛,对于陈戌源来说显然是不适用的。毕竟他这么多年在上港集团拿得薪水,可能都不只三百万了。遗憾的是,通报中没有透露涉案金额到底是多少,不过其后有媒体人爆料称,有个足协被查人员,之前曾给某队运作递补中超事宜,喜提“半个小目标”,这人就把这笔钱跟陈戌源二一添作五。

爆料真假不得而知,倒是能够由此对陈戌源的涉案金额进行一番“合理的想象”。

而相比于这个“特别巨大”,还有两个细节值得注意:

第一是陈戌源的受贿行为,在上港集团任职期间就已经存在。

第二是陈戌源在进入到换届筹备组之后,就开始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。

这两点,恐怕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了。

阶级敌人

50年前,著名导演谢晋把一部样板戏改编成电影搬上了大荧幕,这电影讲述的是在某码头上,有一批稻种要装上舶船,另一批援外小麦要装进仓库,结果青年码头工人韩小强轻视装卸工作,抢运中精神涣散,跌落麦包。让暗藏的阶级敌人钱守维,乘机将玻璃纤维连同散麦一起装人包内,继而又指使韩将一包稻种当做麦包扛进仓库,企图制造错包事件,破坏我国的国际声誉。幸亏装卸队党支部书记方海珍及时发现,并带领群众揪出了阶级敌人钱守维,维护了我国的国际声誉。

这部电影的名字就叫《海港》,据说影响了一代五零后,包括陈戌源。

陈戌源说,自己就是看着这部电影,走上了码头,走上了轮船,

可以相见,20岁时的陈戌源,偶像肯定是《海港》里的装卸队党支部书记方海珍,只是他不会预见,自己将会在40年后,成为那个影响我国国际声誉的“阶级敌人”。

应该说,昨天的通报,彻底解决了一个困扰人们许久的问题:

“陈戌源的腐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在陈戌源刚刚被抓之时,大部分人都认为陈戌源的贪腐是从进入足协之后开始的。

但这似乎很难用逻辑来解释,一个在世界500强级别的企业干了40年没有问题的人,会在短短两年之内蜕变成一个蛀虫,一个“阶级敌人”?

而这次的通报,明确的指出了其受贿区间——上港集团是一段,足协是一段。除了上港集团和足协,通报中还特别点出了一个区间——中国足球协会换届筹备组组长。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

在惜字如金的通报中,特别点出这个区间,确实有些意味深长。

2019年5月,陈戌源成为了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的组长。这个名称有些无厘头的机构,实际上的目的只有一个,为陈戌源进入足协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。

毕竟当时,中国足协名义上的主席,还是蔡振华。

从2019年5月到2019年8月,3个月的时间,陈戌源以这个组长的名义跑了很多足球相关的活动,也探访了许多豪门级的俱乐部,督战了中国女足参加2019年的法国女足世界杯,还访问了法国足协。

据法国足协负责接待的人透露,当时还没有正式成为足协掌门人的陈戌源,就直截了当地跟法国方面的人说:

“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中国机构找你们合作,但跟中国合作,只能找我!”

当时认为,陈戌源的这句话,是在表明一种存在。

但现在看来,陈戌源的这句话,是想赚点外快。

毕竟,要没点利益,谁乐意和中国足协合作。

可问题在于,这样一位在一个临时位置上就职三个月,都能为他人谋取利益的“阶级敌人”,怎么早没被发现呢?

怎么又堂而皇之的从一个国企“平稳着陆”,进到了足球领域呢?

值得深思。

双面人生

说实话,陈戌源在足协将近三年,事没办多少,倒是留下了不少语录。

比如,在上任后的首次投资人会议上,陈戌源就当着众多中超大佬的面,批评恒大和广州队:

“拿那么多冠军有什么用,9连冠10连冠中国足球也上不去啊。”

又如,在2020年足协的专项治理大会上,陈戌源痛斥金元足球的危害: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

“我们15-20年没有进入世界大赛了,俱乐部投入非常大,我们难道还不觉醒吗?我们难道良心已死了吗?我们难道还能继续生活在这样的足球环境中吗?”

“我看到少数人,包括自媒体在平台上的发声,对我们这两项专项治理发出不同的声音,认为限薪是俱乐部的事,中国足协不应该治理,还有认为这样的限薪将导致联赛失去观赏性。我希望发出这样质疑的人,好好想一想,如果你是投资人,你会这样做吗?你是个足球人,你会觉得这是中国足球的艰难所在吗?”

而在面对白岩松的采访时,陈戌源也大放炮弹,让国脚降薪:

“降薪不是有可能,而是必须的!必须用壮士断腕的态度,要重新塑造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,把泡沫化的泡沫去掉。不挤掉泡沫,中国足球没有未来,所以一定要下很大的决心挤掉泡沫!”

这些话虽然有道理,但从陈戌源的嘴里说出来,总归有些不妥,毕竟他在上任之前,在上港俱乐部身上砸得比恒大还欢。

不过从这番言论中,也能看出来,陈戌源身上的另一个特点——双面人。

总看要闻的老铁,应该知道“双面人”这个词在当下的严重程度。

比如,他会前一年砸了几十个亿拿下联赛冠军,后一年就可以跟旁人痛陈金元泡沫的危害。

比如,他会一面告诉国脚们要壮士断腕、要主动降薪,一边却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。

据记者郑晓蔚透露,在2020年4月,陈戌源面向国足全队作讲话时,提到了球员降薪的“敏感议题”。他当时向国足喊话,表示中国足协会倡导减薪,并希望国脚们“带好这个头”。

有国脚嘀咕说:

“陈主席为什么自己不带头降薪呢?”

诚然,相比于前几任都是体制内官员出身的足坛掌门人,陈戌源的风格确实与众不同。比如他敢于面对镜头,说出一些不是那么四平八稳的话语。以至于陈戌源第二次登上白岩松的节目后,上海媒体直呼:

“敢说的陈戌源,得到了媒体人的认可。”

只可惜,他在镜头前所痛斥的、曝光的,都是自己做过的;他在镜头面前所要求的、命令的,都是自己做不到的。

亦或许,曾经的陈戌源确实有过激情澎湃、杀伐决断的权威,毕竟当年为了建设上海港,他敢跟拿着钱袋子来投资的李嘉诚叫板。但随着级别越来越高,见过的“市面”越来越大,口中的主义就喊的越来越响。

心中的生意,也越来越多。

陈戌源被公诉前的一周,一张照片热传于球迷群体之中——一位媒体人,曝光了前足协掌门人、因受贿罪入狱10年的谢亚龙近照,曾经的“龙王”,已经白发苍苍,但重获自由后,脸上倒也多了几分轻松。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

说起来,相比于他的后辈陈戌源,谢亚龙的涉案金额简直少得令人想笑:

“人民币172万。”

十年了,一波人出来了,一波人进去了。

只有足球还在原地。

作者:鲁达-阿伦特

足彩24连红赚不停 足彩24连红赚不停 用人工智能精选比赛,红单更轻松